賴岳謙:蔡英文連任,離“武統”更近一步了嗎?

來源:網絡 更新日期:2020-01-13 08:57:24 點擊:1532056

1月11日,臺灣地區領導人及臺灣地區民意代表兩項選舉落下帷幕,其中蔡英文憑借817萬選票成功連任臺灣地區領導人,韓國瑜以265萬的選票差距位居次席。

如何看待此次選舉結果?未來兩岸關系又將何去何從?觀察者網為此采訪了臺灣中時電子報社長賴岳謙教授。

【采訪/觀察者網 李泠】

·蔡英文得票數出乎意料,但得票率僅增長1%

觀察者網:選舉當天,您說是去了投票現場。有沒觀察到什么,可以和大家分享下?

賴岳謙:天氣很好,現場投票率很高。跟過去有個很大的不同在于投票流程很順暢,沒有大排長龍,因為這次就三張選票,比較簡單?,F場秩序也很好,大家很平和。此外,這次參與投票的年輕人非常多,比以前踴躍多了。后來也有結果統計,這次總投票率高達74%,這是不可思議的。

觀察者網:最終蔡英文獲817萬票(57.1%),韓國瑜砍下552萬票(38.6%),宋楚瑜得60余萬票(4.3%),這選票結果在您意料之中嗎?

賴岳謙:我原本的預料就是蔡英文占優勢地位;但贏這么多選票,這在意料之外。

之所以能多過韓國瑜265萬張選票,最主要原因是年輕人的投票率增大很多。其實我之前也多次預測,韓國瑜的選舉成敗,年輕人是關鍵,年輕人的投票率越高,對韓國瑜就越不利。一般估計投票率大概只有67%,過70%的概率極低,沒想到這次逾74%。年輕人踴躍返鄉投票,這種情況對韓國瑜相當不利,也決定了韓國瑜的失敗。

不過如果僅看比例,相比2016年的選舉結果,蔡英文的得票率也僅增加1%。

觀察者網:這次年輕人為何這么積極?主要是因為香港修例風波的“助攻”嗎?

賴岳謙:如果僅歸為受香港修例風波的影響,這太簡單化了,實際上沒這么單純。民進黨在選舉前除了操縱修例風波,還在臺灣制造一個盲點,讓大家產生一種“亡國感”。

民進黨就韓國瑜和韓粉的特質,把韓國瑜定位為——用他們在自媒體、在校園內年輕人中炒作的原話來講——“智障”。他們先把韓國瑜炒作成“智能不足”的形象,然后以攤販、農人為例,說支持韓國瑜的人也都智能不足,進而鼓吹如果由這么一個人來治理臺灣,臺灣將陷入可怕的境地,未來臺灣在國際上也會被他人所恥笑。

他們把這議題操作了好幾個月,國民黨也好,韓國瑜也罷,一直沒辦法破解。韓國瑜在這部分也有點“作死”,綠營越說他“智能不足”,他就越要賣弄,越要講中英雙語,變成似乎自己也承認這方面有問題。再加上他找了學養豐富的張善政,再度凸顯了他在這方面的問題。韓國瑜的應對方法不當,反而成火上澆油。

民進黨在幾個月內,透過自媒體,很成功地在年輕人群體中形成一種變相的抽象性霸凌的氛圍,即暗示誰表態支持韓國瑜,誰就是智能不足。沒有幾個年輕人愿意被人說成智能不足,因此民進黨成功影響、轉化了這些人。韓國瑜做了什么事,或蔡英文沒完成什么,這些年輕人絕對講不出來,也已經不在乎了;但只要你問他們對韓國瑜的看法,他們會回答,“韓國瑜是草包,是土包子,智能不足”。

選舉前兩天,百萬人聚集凱達格蘭大道為韓國瑜造勢,民進黨更是借機操作,說“若由他們決定臺灣的未來,臺灣該怎么辦”,進一步激發了臺灣年輕人的危機意識,他們因此幾乎全趕回去投票了。

觀察者網:韓國瑜的應對策略為何一直這么被動?

賴岳謙:當民進黨炒作“亡國感”,操縱所謂的“仇中反中”議題,向美國靠攏時,韓國瑜是回避這個戰場的,從而失去了戰場上的主動性。

他如果半年前就跟蔡英文正面交鋒,問“兩岸和平與戰爭,哪一個對臺灣有利?”剛開始可能會挨打,但越辯下去,會有越多的年輕人去考慮兩岸關系,去思考繼續矛盾對抗下去對臺灣是否有利。

然而,韓國瑜陣營回避戰場,幾乎不去正面交鋒,任由蔡英文不斷操縱“亡國感”,操弄香港問題,任由一些意識不斷發酵。

但我還是要再次強調,蔡英文的得票率相比2016年,僅增長1%??挛恼芪闯鰜韰⑦x,所以加上柯文哲“臺灣民眾黨”的180多萬張選票和“時代力量”的選票,她才有辦法湊到800多萬選票。如果僅看政黨票,民進黨得票也不過400多萬。

觀察者網:參考以往一些民調,韓國瑜算是守住了基本盤。目前選舉塵埃落定,對于韓國瑜的未來,您有什么建議?

賴岳謙:韓國瑜于2018年12月25日就任高雄市長,現在過去一年多了,這一任留給他的時間不到三年了。所以他現在不要再去想別的事情,應用這兩三年時間把高雄建設好,盡快做出成績來,讓高雄人的日子真的比以前更好,讓大家看到他是真有能力的。

把城市建設好,到時人家自然會再把你推出來;若你沒有好的成績,人家很難推你——除非你的人格特質太美,人家看到你就喜歡。就像馬英九,他在臺北毫無政績,但長得帥,講話溫柔,給人溫文儒雅的感覺,很受女性選民的歡迎。

·國民黨急需“世代交替”

觀察者網:2018年的“九合一”選舉,國民黨大勝;短短一年時間又被“打回原形”。選舉結束當晚9時,吳敦義宣布請辭國民黨主席。請問您如何看待吳敦義任職來的功與過?他做對了什么?同時,他也做錯了什么?

賴岳謙:整體來看,吳敦義哪有功?只有過。從接任國民黨主席以來,他幾乎沒做對什么事。

吳敦義(資料圖/ETtoday新聞云)

當初動員新黨員入黨,也是因為他想成為國民黨的黨主席。他也想成為國民黨的候選人,但他的民調支持度一直很低?!熬藕弦弧边x舉時,韓流興起,作為國民黨黨主席的他甚至對陳菊的身材進行人身攻擊,這些對于當時韓國瑜和國民黨的選舉是非常不利的,很多人就認為他是不是有意要把韓流拉下來。

“九合一”選舉中韓國瑜贏了,國民黨大勝,當時韓國瑜的支持度甚至高于蔡英文和柯文哲支持度的總和。如果那時候國民黨有遠見的話,就應該用征召的辦法。換而言之,看到韓國瑜最有贏的可能,國民黨應該一而再再而三地征召韓國瑜代表國民黨來競選“總統”,而作為黨主席的吳敦義應去處理、擺平內部朱立倫、王金平等一些不同的聲音。但是吳敦義沒有,他自己本身還是想參選。所以韓國瑜加入初選,就給民進黨留下攻擊的口實,說他野心太大;若是被強制征召,高雄人或臺灣的年輕人就會認為他是被國民黨要求出來承擔大任的,立足點就會不一樣。

此外,郭臺銘突然要出來參選,但他是長期“失聯黨員”,不具有合法性。因為他借給國民黨錢,國民黨就頒給他一張黨員榮譽狀——過去國民黨總共沒發出去幾張——賦予他黨內初選的正當性。但郭臺銘在黨內初選落敗后還不認賬,一直扯垮國民黨,吳敦義也沒就此跟郭臺銘劃清界限,沒說“我不應該給他黨員榮譽狀,我應引咎辭職”。

整個國民黨內部,每個人都充滿了私利的算盤。朱立倫也是如此,開始不愿意出來,最后一個月才宣布出任韓國瑜競選總部主委——這有什么用?真正的選戰打到最后一個月,黨中央已經意義不大了。

觀察者網:國民黨若想日后翻盤,改革勢在必行。您認為如果要改革,要從哪里改起?

賴岳謙:國民黨如果要改的話,必須世代交替,這些老的人要全部退掉。也就是過去執政失敗的、選民不支持的人,全都應該退出來,馬英九時代的政務官應該退出國民黨的第一線,同時減少黨二代、官二代的比率,讓目前得到選民支持的縣市長和“立法委員”進入國民黨領導層。

沒有世代交替,國民黨是不可能有所改變的;國民黨只有年輕化才有新出路。

·蔡英文連任,不意味著離武力解決兩岸問題更近一步

觀察者網:蔡英文選前瘋狂炒作香港議題,否定“一國兩制”;也積極煽動“仇中反中”情緒,甚至通過所謂的“反滲透法”等?,F今其獲得817萬選票,有不少網友認為這等同于臺灣主流民意支持“臺獨”。您認為這兩者能劃等號嗎?

賴岳謙:如果就投票的行為來看,是可以這么說的,因為在最后選舉階段,蔡英文的態度已經擺得很清楚了。在最后階段,她不斷在強調“臺灣人不是中國人”,擺明了反對“九二共識”、“一國兩制”,擺明了就是要依靠美國,擺明了“仇中反中”,就是要把中國大陸當成敵對勢力。

蔡英文的態度已很明確,這就代表選民投票的時候,他的圖騰已很鮮明。所以這部分是可以這樣解釋的,沒必要再回避了,也不能夠再回避了。

觀察者網:蔡英文連任,是不是意味著我們離“和平”解決兩岸問題又遠了一步?

賴岳謙:但是離武力解決問題也不會拉近一步,因為即使蔡英文第二次“完全執政”,她也不敢推動“獨立”,只敢打擦邊球。換而言之,即使有817萬人支持她,她也不敢宣布“我現在要兌現你們對我的支持,我宣布這是我們‘臺灣共和國’”之類,她只敢繼續“吃豆腐”,繼續采用阿Q那種自爽、自我催眠的方式過日子。

她要是敢正式推動改“國號”的進程,美國會第一個跳出來,給蔡英文嚴厲的打擊。因為美國把臺灣當工具,只想用臺灣去繼續騷擾中國大陸;若跟大陸徹底攤牌,美國以后就無牌可打。此外,美國也沒準備好——美國現在的軍隊根本沒辦法跟大陸打仗,未來也不敢打。所以美國會比中國大陸更積極地牽制蔡英文往獨派方向走。在這點上,中國大陸要看清楚美國的底線,不要被美國輕易操縱。

觀察者網:在思考兩岸政策時,有一點疑問,這疑問同樣適用于香港問題,即您認為經濟讓利能否讓臺灣民眾真把大陸當“同胞”,而不只是“錢包”?

賴岳謙:真正的問題不是出在這部分,而是一開始讓利的方向就是錯的。臺灣也好,香港也好,大陸/內地讓利,不是讓利給香港700多萬普通市民,不是讓利給臺灣2300萬民眾,不是讓利給拿薪水的大學畢業生,而是讓利給少數資本家、企業家。

這些跟大陸有關系的政商人物從大陸拿到好處后,并沒有回頭改善企業員工的福利、待遇;相反,他們反過來剝削員工的福利,把薪水壓得更低。同時物價抬高,房價也漲了好幾倍。所以香港的年輕人絕望,臺灣的年輕人也絕望。

十幾年前我在大陸開會時,就一直當“臭烏鴉”不斷呼吁,一直說“這樣會把臺灣搞得更加矛盾,年輕人會更加討厭大陸”。他們眼看企業家在臺灣蓋豪宅,把房價標高,再把物價炒高,臺灣企業利潤成長了286%,而大學畢業生的月薪卻從20年前的3萬臺幣,減到如今的2.2萬。在大陸賺到錢的臺灣企業家,富到連流出來的汗都是錢,但問題在于那些錢都是他個人的,他們的孩子在臺灣炫富,開的都是進口名車,而廣大的民眾是被剝削的。

現在大陸的政策變了,從“惠臺31條”到“惠臺26條”,開始鼓勵中小微型企業,鼓勵臺灣年輕人到大陸創業,你也可以看到這部分開始變化了。但是高科技、高技能人才在臺灣本來也是稀缺資源,臺灣市場小,鼓勵他們到大陸發揮,這樣極可能會逐漸把臺灣的高級人才、技術吸光。

如何真正改善兩岸關系,這點兩岸還需繼續好好思考。

相關熱詞搜索:西部世界第二季,西部世界,妃宮千早,妃小美,

上一篇: 蔡英文勝選再打“反中牌” 學者:或是臺灣經濟不幸的開始

下一篇: 在核心期刊熱情贊美師娘的學者,到底是什么來頭?

分享:

六合心水论坛